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剑掌乾坤
第四百九十八章海源观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梁诚施展缩地挪移法走了几步,抬头便看见了那熟悉的五层塔楼。

    三年过去了,这塔楼依旧巍峨矗立,完全没有什么变化。

    梁诚举步走进酒楼大堂,准备一个人小酌一番,却意外地发现酒楼里热闹非常,每一桌都几乎坐满了客人。

    虽然修士们在一起饮宴并不会像凡人那般除了喝酒还要行酒令,但是那么多人拥挤在一起叙话也是显得嘈杂一片的。

    梁诚见状皱了皱眉,停步站在门口,颇有些进退两难之意。

    看见外面又来了客人,酒楼的伙计立即上前热情招呼:“欢迎贵客光临好再来海鲜馆!您老一共几位?”

    得知梁诚就一个人时,伙计顿时面露为难之色,带着歉意对梁诚道:“这位仙师,您可不要生气,今天我们这里预计要来的客人很多,还都是预定过的,因此就没法安排您单人独坐了。您愿意和其他的散客们拼一桌吗?”

    梁诚一皱眉,心中萌生退意,其实他是不愿意和人拼一桌坐的,因为这次过来,纯属临时起意,也没想那么多,连面容也没有变化,这种情况一个人单独坐问题不大。

    但要是和人拼桌,坐在一起不免要往来寒暄几句,那搞不好自己这个城主就会被人认出来。

    毕竟自己也是差点就被老百姓立了生祠的人,当了这么久的望海城主,这张面孔肯定也有些人认识了。

    梁诚看了看整个大堂,除了几个放着预定牌子的空桌,其他地方都坐满了人,就连天鼎先生平日里炼丹的大板子也撤了,在那里也设了四张桌子,上面也整齐地摆放着一块显示已经被预定的牌子。

    看来真是客满了,单人独坐已经不可能,跟人一起拼桌又怕被人认出来,梁诚可不想吃个海鲜还变成惹人围观的稀罕物,想到这里,他便摇摇头道:“算了,那么还是下次再说吧。”

    说完梁诚转身准备出去,这时忽然后面匆匆追过来另一个伙计,只见他朝梁诚一拱手:“客官,客官请留步!我们东家想请您到楼上雅座一叙,不知您有没有空?”

    “你们东家?难道是指天鼎先生吗?”梁诚问道。

    “正是!客官您说的没错!我们东家就是天鼎先生。”伙计答道。

    梁诚听说天鼎先生有请,这个倒是不好怠慢,于是点头道:“既蒙天鼎先生相邀,在下当然愿往,那就烦劳小哥在前领路吧。”

    伙计一躬身道:“是!客官请随我来。”

    说毕转身往里间走去,那里正是楼梯的入口。

    于是梁诚便跟着伙计往楼上走,那伙计带着梁诚顺着台阶一直往上走,一直来到了这个五层塔楼的顶楼。

    到了顶楼之后,梁诚往凭栏外一看,觉得四周的风景还算不错,可以看到数里之外的海面波涛起伏,一群群鸥鸟在其上振翅飞翔着。

    不过以梁诚的阵法造诣,也早已看出这个地方是被一个守护大禁牢牢护在其中的,这个禁制的防御力显然十分不俗。

    伙计带着梁诚来到门前,恭敬道:“客官,请进吧,我们东家就在里面等您。”

    梁诚点点头,举步走进了这个布置十分清爽的雅间。

    才跨进去,梁诚就听到一阵熟悉的哈哈大笑声,接着一个瘦高的身影迎了上来,正是那位天鼎先生。

    天鼎先生拱手招呼道:“哈哈哈,老夫是该称呼阁下为城主呢?还是称呼阁下梁道友?”

    梁诚也笑着拱手回礼道:“天鼎先生,久违了!您还是称在下梁诚就可以了,要是称呼城主什么的,那就太见外了。”

    “哈哈哈!是老夫糊涂啊,梁道友实际上并不曾隐瞒身份,是老夫自己不关注时事,真是老糊涂了,一直没搞明白道友的身份,怠慢了梁道友。”天鼎先生笑道。

    天鼎先生一边说着,一边将梁诚让到雅座中的客位坐下,然后自己回到主位作陪。

    梁诚抬眼朝四下里打量了一番,看到这是一间不大的厅堂,也就只安排了一个雅座,虽然这雅座可以坐得四位客人,可是只有天鼎先生和自己两人在此,环境十分优雅清静,梁诚感觉很合心意。

    忽然梁诚想起一事,便问道:“我看今天在天鼎先生您的酒楼中是高朋满座呀,难道是有什么值得庆贺的大事发生了吗?”

    天鼎先生微微一笑:“我们一会再说这个,梁道友难得来老夫这里,要是信得过,就随老夫安排了吧,老夫经营这个酒楼多年,还是有好几个招牌菜值得尝试一下的。”

    梁诚点头道:“在下当然随天鼎先生安排就是,只是请先生不必搞得太麻烦,简单一些就好。”

    天鼎先生点点头:“梁道友,我还另外约了一位朋友一起聚一聚,他一会就过来,希望你不要介意。不过我这位老朋友却不是望海城人士,他算是从星云海来的,梁道友若是愿意和他多亲近亲近,我想这对咱们望海城还是有些好处的。”

    “哦。”梁诚一听天鼎先生说他的那位朋友是从星云海来的,顿时有些感兴趣,忙问道:“自星云海而来?原来天鼎先生的这位朋友是一位海族。”

    “不不不!”天鼎先生摇头道:“我这位老友虽然来自星云海,却不是海族,他来自星云海上的一座小岛,这座小岛位于星云海东面,名叫海源岛,我那老友在那个小岛中建了一座道观,名叫海源观,他自己就做了观主,还收了些门徒,也算是星云海中人族的一股势力吧。”

    梁诚闻言心中一动,心中忽然想起虞有光的事情,当时这条鱼精说过曾被一个老道士给抓到了南海的一个小庙,养在水池里。

    由于听老道士说法而开悟,从此走上了妖修之路,这个说法和天鼎先生现在所言怎么看都有那么几分合拍,难道星云海中真有这么个小岛和道观吗。

    若是真有那样的地方,深入海族领海却不受袭扰,这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可见天鼎先生的这位朋友一定是一位实力深不可测高阶修士。

    仿佛要验证梁诚的判断一般,这时雅间的门口有一个轻盈的身影飘然而至,天鼎先生在这里所设的防御禁制对他一点作用也不起,这人就这么突兀地飘然而至,站在了门外的走廊上。

    天鼎先生笑道:“老道,正说你呢,你就来了。既然到了门外,那还不快滚进来,难道还要等着老夫出去接你吗?”

    梁诚心中一凛,现在他可以看出来的这人修为极高,具体境界若是不开启洞察天目是看不出来的,天鼎先生与他平辈相交,那显然也不是一般人。

    自己一向也没有看透天鼎先生的修为,由此可见,这位既开酒楼又炼丹药的天鼎先生只怕来头也不小。

    “嘿嘿!老道只是没想到庸医你这里还有位客人,我还以为走错门了哩。”外间那人听到天鼎先生招呼,干笑两声后这么说了一句,然后慢慢走了进来。

    梁诚看到此人满脸皱纹,脸上笑嘻嘻的,乱蓬蓬的白胡子有一尺多长,身上穿着一件普通的灰布道袍,头上随意挽着一个道髻,看着就像是个给人算命骗钱的假道士,没有一点前辈高人的风范。

    但是梁诚依然不敢怠慢,连忙站起身来施了一礼:“晚辈梁诚见过道长!”

    “道友太客气了。”那老道士也躬身作了个道揖。

    天鼎先生哈哈一笑:“来,两位,我给你们相互介绍一下。”

    说着天鼎先生掌心向上朝那老道士一指,对梁诚道:“这位是星云海中海源观的观主,道号玄微。”

    然后又朝着玄微道人介绍梁诚道:“这位小友名叫梁诚,虽然很年轻,可是他的丹道造诣已臻化境。老道啊,你今后要是想炼制什么不凡的丹药,我看可以求一求梁道友,若是你够诚恳,打动了人家,只要梁道友愿意出手帮你,我看你就偷着乐吧。哈哈哈!”

    “哦……原来梁道友是一位炼丹大师啊!”听到天鼎先生如此说,玄微老道眼中露出惊喜之色,显然对自己这位老友的话深信不疑。

    梁诚听到天鼎先生绝口不提自己望海城城主的身份,心中了然,知道在这些老怪眼里,这些世俗的地位一类的东西是毫无意义的,人家最看重的还是能力。

    看来,这位天鼎先生非常看重自己的丹道造诣,还把这个告诉了玄微老道,这种事情也不知道今后是福是祸。

    不过既然天鼎先生已经把话说出了口,自己再藏着掖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若是自己凭借炼丹之术结交上了这些前辈高人,所不定以后也可以把他们当作一个依仗,自己在望海城本来根基就浅,多几个依仗总归不会是一件坏事。

    于是梁诚朝玄微老道士笑道:“天鼎先生对晚辈是过誉了,晚辈这点丹道技艺其实是极为粗浅的,不过玄微真人但有吩咐,晚辈是很乐意效劳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