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剑掌乾坤
第五百章公平交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梁诚接过那个玉瓶,拔出瓶塞确认里面正是五蕴真水无误之后,喜道:“够了够了!多谢玄微真人惠赐!”

    之后梁诚再不多话,直接摸出一个黑漆漆的灵兽袋,将那条已经缩小得像条泥鳅般的小青龙摸了出来。

    玄微老道和天鼎先生惊讶地注视着那个看上去脏兮兮的灵兽袋,心想这年轻人还真能寒碜高傲的龙族啊,就不能用个讲究些的玩意儿装龙吗?

    梁诚用手指掐着小青龙的脖子,就像是掐着一条会咬人的小杂鱼一般递给了玄微老道,嘴里说道:“真人,您拿好,这就是您要的龙。”

    “呃……好!”玄微老道忙伸手接过小青龙,轻轻托在手里看了看,然后说道:“这是一条睚眦啊,他很记仇的,这一次还真是……啧啧,够他记恨一辈子了。”

    梁诚微微撇撇嘴,心想被小泥鳅记恨打什么紧,他要是敢造次我就敢来个炭烧活泥鳅。

    老道士玄微忽然从小龙的一个爪尖上取下一物,轻轻朝梁诚抛了过来。

    梁诚一怔,连忙接住,放在掌心中一看,觉得这东西就像是一个螺蛳壳。

    玄微老道笑道:“小友,咱们讲究一个公平交易,所以老道我不能占你的便宜,这个储物螺是你的战利品,并不包含在这次交易之中,哦对了,老道还答应过取此物的一滴精血给你。”

    接着玄微道人又施法逼出小青龙身上的一滴精血,然后装在一个玉瓶中交给了梁诚,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最后玄微老道看看手中的小青龙,这才哈哈大笑起来,看上去心情很是愉快。

    接着玄微道人笑眯眯地将萎靡的小青龙收到了自己的一个空间法宝中,然后笑道:“这下老道的池子里的收藏就很齐全了,这条小青龙来历清白,乃是贫道公平交易所得,就是天王老子想来把他讨要走,老道我也不给,哈哈哈哈!”

    梁诚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玄微老道,心想这些大能之士还真是各有怪癖,眼前这一位大概是鱼苗收集爱好者,竟然喜欢收集一池子各种不同的海货,也不知是何道理。

    不过梁诚心中却是感到喜悦非常的,一想到自己又搞到了一种对炼体促进极大的功法,就乐得心里开了花,何况这次还不止这点收获,居然还意外搞到了那海族严禁交易的五蕴真水,这下子开启若缺观的那座小小的承天塔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交易达成之后,老道和梁诚都非常高兴,往来敬酒喝了几轮,天鼎先生见到客人高兴,自然心中也是喜悦的。

    然后三个人便山南海北地侃起大山来了,当然梁诚主要是竖着耳朵听,绝少插话,因为他知道自己这点阅历跟人家比起来实在不值得一提,因此还是少说多听才是明智的选择。

    开怀畅饮中老道士玄微和天鼎先生说的话题都是些趣闻轶事,什么匪夷所思的怪事都有,还有一些很冷僻的江湖秘闻这两位也是拿出来信手点评,说的也是头头是道,只听得梁诚是大感兴趣。

    不过梁诚也注意到了这两位前辈大修士都绝口不提任何有关修炼心得或者与修炼有关的事情,口中的话题和凡人喝酒喝高了吹牛时差不多。

    梁诚心中一动,觉得有些奇怪,心想以他们这个境界为何反而关注起这些充满人间烟火的事情来了呢?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真如传说中所说的,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反而要到凡尘来多多历练吗?

    梁诚又仔细思考了一下,想要给自己找一点启发,看看这种事情对自己的修炼是否有什么好处,结果思考了半天不得要领。

    不过梁诚随即哑然失笑,想想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着急的,自己修为不到,自然不能理解。

    等哪天自己的修为到了这一步,自然就会明白的,到时候如果需要历经凡尘,那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这种事情功到自然成就好,心急不得。

    何况自己走的路与他们又不同,实际上自己反而是天天在凡尘中摸爬滚打,在官场里勾心斗角,触目所及就是铜臭味外带权力之争,所以自己的凡尘历练应该是属于绰绰有余了。

    只怕自己修炼到了他们那一步,反而需要倒过来,必须远离世俗喧嚣,跑去哪个深山老林,江河湖海,或者沼泽雪原里隐居起来,继而静修悟道才是。

    大约又畅饮了一个多时辰,玄微老道士站起身来说道:“庸医啊,今日这顿饭吃得十分开心,时候差不多了,老道该去做正事了,等下次有机会,我在岛上回请你。”

    说着玄微老道看着梁诚道:“小友,我看你处事总是不急不躁,进退有据,是一个不错的后生,前途未可限量,到时候我叫庸医带你来我那海源岛做客,你可不要推辞哦。”

    梁诚拱手谢道:“多蒙玄微真人青眼有加,梁诚愧不敢当,若是能有机会到贵岛去开眼界,梁诚一定会珍惜这个机会的。”

    “哈哈哈,好!那就一言为定。”老道士转头对天鼎先生说道:“好了,我也该去看看门人们的拍卖会准备得怎样了,免得耽搁晚上的功夫。”说毕老道士的身形慢慢虚化不见了,想来是去楼下安排门人弟子做事去了。

    梁诚见状自然也起身告辞,天鼎先生很客气的坚持将梁诚送到了酒楼门外,梁诚这才和他拱手告别,朝往望海城的方向准备回府去了。

    梁诚原本还有些想参加天鼎先生和玄微老道所举办拍卖交易会的,后来想了想觉得若是拍卖会的主要客人是天鼎先生酒楼里的常客,鉴于那些人的修为所限,可想而知规格就有些低了,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不值得再去浪费时间了。

    自己在酒宴中实际上已经和玄微老道交易过了,得到的好处已经够多,实在没有必要再耽搁一晚上的时间,所以还是先回城主府去,恢复一下了这几天的消耗再说。

    这几天在水道中被小青龙带着那老仆追逐了上万里路,还是有些疲惫的,实在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于是便转身运起缩地挪移法朝望海城走去。

    在回城的路上,梁诚猛然想起一事可能会不妥,于是来到了一个偏僻处,停下了脚步,取出小青龙的那枚储物螺,费了一番手脚之后破开了上面的禁制。

    梁诚看到这储物螺中收藏颇丰,还多半是自己稀缺的海族珍宝,除了不少灵石法宝外,其中甚至还有五蕴真水。

    看到这个,梁诚不禁苦笑着摇摇头,心想早知道小青龙的这个储物螺中有五蕴真水,那就应该和玄微老道换一些另外的东西。

    不过回头一想梁诚又觉得自己这样想的话显得太小家子气了,人家玄微老道可是主动将这个储物螺交给自己的,若是人家不说,拿去了也就拿去了,自己那里会知道里面有什么五蕴真水。

    所以说,这个储物螺等于是白白得到的,既然是白赚的东西,那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想到这里梁诚顿时又释然了。

    梁诚将储物螺中的那些收藏一股脑全部转移到了自己小世界的宅子里藏了起来,这样就不会流露出一丝气息在外了。

    做好了这事,梁诚再看了看这个已经空无一物的储物螺,虽然觉得这个东西颇有价值,几乎相当于一个储物镯了,可是又担心上面会有什么龙族隐藏在其中的特殊标记。

    如果真的有某种隐秘的禁制或者气息在这个储物螺上,梁诚担心龙族会据此顺藤摸瓜,最后盯上自己。

    权衡了一下其中的利弊,梁诚决定还是将这个储物螺扔了才心安,于是就准备将这个东西抛进了数里外的星云海中了事。

    梁诚运劲朝着星云海方向一挥手,手中的这枚储物螺就高高飞起,看着这个小小的储物螺在自己的强力高抛之下斜斜飞上高空,朝着远处的星云海飞去,转瞬间就不见了踪影,这才吁了一口气,不再停留,快速回到了自己的城主府中。

    回府之后,梁诚先将几个幕僚招进来问了问这几天的情况,得知在自己不在的这几天,望海城并没有发生什么值得关注的事情,梁诚就放心了。

    现在望海城平日的事务梁诚基本上都交给了舒团去处置,这几年下来,事实证明舒团完全有能力将各类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

    最可贵的一点是,舒团遇到了什么重大事件从来都不会越俎代庖自作主张,都会来及时请示梁诚的指令,这一点算是难能可贵,因此梁诚对他也愈加放心。

    梁诚实际上已经计划找个合适的时机向朝廷举荐舒团,让他结束候补通判身份,真正坐上望海城通判的位置。

    虽然舒团现在作为候补通判,实际上已经掌握了通判的权力,但是候补和实授之间毕竟在威望和俸禄上都有明显的差别。

    既然差事办得好,梁诚当然不介意舒团步步高升,做一位名至实归的望海城通判。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