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剑掌乾坤
第五百零二章战云密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将各种杂事都弄好之后,梁诚慎重地取出那片从玄微老道那里用小青龙交换来的金属小圆片,将神识投入进去,仔细地揣摩精读里面的内容。

    花了一个多时辰,梁诚将里面所记载的九龙真灵体功法的内容一字不差地全部记忆到了自己的脑海之中。

    这也是梁诚的习惯,无论是修炼什么功法,他都会先把内容全部记在心里,就算将来万一把记录功法的这个身外之物丢失了也不要紧,因为心中的记忆可不会丢。

    精读记忆了九龙真灵体的内容之后,梁诚越想越是兴奋,因为这部功法实在是太玄妙了,巧妙利用了龙族的精血,加强自身,进而还可以获得龙族的天赋神通。

    梁诚心想,自己目前已经拥有了两种龙族的精血,其一是伏魔洞里得到的赑屃的精血,然后就是那小青龙的精血,记得玄微老道曾判断那小青龙是一条睚眦。

    这两种龙族也不知道有些什么天赋神通,但是粗看上去,梁诚就觉得这两种不同的龙族应该是一个偏重于进攻,一个偏重于防守,自己要是练成了这两种天赋神通,那就如虎添翼了,并且自己本来就强悍的体魄还能得到极大的加强。

    何况梁诚还知道清澜河湾与桑神渊底还藏着一条身首异处的真龙庚金尊者,那可就厉害了,他的能力可不是赑屃和睚眦这一类的杂龙可以比拟的。

    等功法修炼到一定的层次,自己完全可以对庚金尊者动动脑筋,以帮助他脱困进而身首合体为条件,向他索要一滴精血应该是合情合理的。

    按下这些杂七杂八的想法,梁诚立即就开始修炼九龙真灵体功法,梁诚在开始修炼前权衡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遵循先易后难的原则,从吸收睚眦的精血作为开端去修炼这路功法。

    因为这条小青龙不过是八级妖兽,修为与自己相当,吸收他的精血肯定省时省力不存在什么风险。

    而那头赑屃就不好说了,那也是一头存在了不知多少万年的老怪物了,修为少说都是合体境界了,估计吸收他的精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都要多得多,并且还很有可能存在巨大的风险。

    所以这件事情可以先缓一缓,等到自己在吸收了睚眦的精血为基础上,将功法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后再进行。

    于是梁诚先取出那个装着睚眦精血的玉瓶,轻轻将精血往空中倾倒出来,只见在梁诚的操控之下,一颗核桃大的殷红色的血珠飘荡在梁诚身前,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

    不知为何,梁诚觉得这种气息满含暴虐之意,嗅到这股气息之后,心中立即就充满了战斗之意,不过梁诚也不惧这种感觉,因为他的道心颇为坚定,并不容易收到外物影响。

    梁诚平平向前伸出右掌,顿时掌心中仿佛出现一股吸力,那颗飘在手掌上方的血珠朝着梁诚的手掌心直落下来,掉在他的掌心之中,然后慢慢地沁入其中。

    梁诚的眼睛盯着这颗已经沁入了自己掌心一半的血珠,感到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并且好像又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些新的感悟,看来目前一切顺利,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用和自己境界相当的睚眦精血作为修炼的开端无疑是很稳妥的。

    作为修炼九龙真灵体的第一步,精血融合算是非常顺利,没有出现什么排斥现象,梁诚正觉得顺利之时,忽然异变陡生。

    梁诚一直温养在丹田中的那把本命龙鳞剑忽然不受控制地游走起来,瞬间就从右臂游走到掌心,然后暗金色的剑尖忽然从掌心之中冒了出来,将掌心之中还剩下的半颗精血珠刺穿了。

    看到这把龙鳞剑整个出现在的手中,梁诚下意识地握紧了剑柄,站起身来,于是这个剑尖朝天的姿势就像是剑招的起手式了。

    这时那半颗睚眦的精血珠从龙鳞剑的剑尖顺着剑刃一路慢慢滑下,将那暗金色的剑锋染出一丝血色。

    接着那半颗精血珠流到了剑格之上,就顺着剑格慢慢沁了进去,渐渐的,那把龙鳞剑原本显得有些简单写意的剑格竟然慢慢变化出现了一个狰狞的龙头吞口,整把龙鳞剑的造型变得更加精美了。

    梁诚惊讶地注视着手中的这把龙鳞剑,没想到竟然会发生了这样奇特的变化,接着梁诚又顺手舞动了几下手中的本命利剑,发现这把本命之剑显然又锐利了许多,不但如此,还平添了许多灵动之气。

    梁诚心中满意,觉得这个突发的变化不是一件坏事,于是将龙鳞剑收回了丹田,继续温养,接着盘膝趺坐,然后开始修炼那九龙真灵体功法,只觉得一路进展顺利,不知不觉日落月升,好几天的时间就过去了。要读读

    时间大约过了五六天,忽然正在盘膝趺坐苦苦修炼的梁诚睁开了眼睛,面色凝重,二话不说就开启洞察天目穿过屋顶打量着天空,因为灵觉敏锐的他已经感到望海城一带的天地元气有些紊乱,似乎夹杂着一股强大的气息。

    这股气息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因为里面散发着肃杀之意,就像是有千军万马朝着望海城袭来,带着一股浓厚的杀意!

    就在此时,梁诚听到望海城四门都传来低沉的战鼓声,“咚咚咚”的鼓声四处回响着,震人心魄。

    “不好!望海城这是要发生大事了!”梁诚听到鼓声,知道这是望海城即将遭到袭击的信号,便立即起身跑到不光和砖头的房间,来不及多说就带着他们奔出了府门,直往城主衙门奔去。

    待梁诚到了衙门,只见舒团和铜海都已经到了,众官员见到城主大人之后,都一起行礼道:“卑职参见城主!”

    梁诚摆摆手道:“大家免礼!”然后目光看向铜海,问道:“是什么人准备犯我望海城?守备士卒都采取了什么措施?”

    铜海道:“据属下的眼线来报,这次是海族集结了大军,准备犯我城池,我现在已经严令部属让所有驻外的士卒全部都撤进城来了,现在他们都在城墙上严阵以待,只要看到海族大部开进到城池下面,就开启守护大阵。并且末将已经派人在北山的烽火台上点燃了烽火,将望海城这边的情况上报了朝廷。”

    “做得好!铜海将军,现在由你来担当望海城城防总帅,所有的城防之事全部由你统一部署。”说完梁诚眼光扫视全场,高声道:“众位,现在海族无故犯我城池,大家听令,全体都到城墙上准备防守去,具体部署由铜海将军安排!”

    “末将得令!”铜海不愧是老行伍了,得到梁诚将令后立即有条不紊地安排城防部署,将所有的修士都分别安排到望海城的北,西,南三门,听从三门守将协调指挥,至于直面大海的防守压力最重的东门,铜海决定要亲自镇守。

    铜海将城防事宜都部署安排好了之后,大家便迅速各就各位,立刻就全部离开了城主衙门,各自依照铜海将令行事去了。

    舒团见状道:“城主!铜海将军!望海城北门距离海岸也不甚远,城防压力仅次于东门,并且属下所管的区域距离北门也很近,对那边的情况也比较熟悉,所以属下请令前往北门协助防守,请城主大人示下!”

    “好!就这样吧,那就烦劳舒主簿协同守将镇守北门。”梁诚觉得舒团考虑的也有道理,于是点头同意了他的建议。

    于是舒团便带着几个部属立即赶往北门协同防守去了。

    铜海看看梁诚,说道:“城主,您肩负守护望海城的重任,不宜亲自涉险,还是到府中居中调度,协调各方吧,各城门的防守状况,末将会安排好传令兵及时向您禀报的。”

    梁诚微微一笑:“我这个城主要是在关键时候躲在后头,那还有什么用处,铜海将军,你只管好好守城,不用管我,我自会去需要的地方。”

    说毕梁诚抬头看看天色,果然是阴沉沉的,正是战云密布。

    梁诚忽然问道:“铜海将军,依你看,距海族大军集结完毕攻到城下大概还有多久?”

    铜海道:“据细作情报来估算,末将粗略估计大约还有两个时辰。”

    “好,你自去东门防守吧,我到承天塔那里看一看,我总觉得这次海族进犯,只怕与那里有关。”

    铜海闻言悚然一惊:“哎呀,是末将大意了,完全没有想到若缺观那边可能是海族的目标,现在那里几乎是空虚的,若是海族潜伏在城中的细作暴起发难就麻烦了。不行!必须得派遣一支人马前往驻守,防止城中万一有海族奸细趁机破坏……”

    说着铜海就要招呼部属,准备派人去驻守若缺观。

    梁诚道:“铜海将军,不必了,我亲自去若缺观安排,你现在手下的人马本就不多,不能再分散了,有我在若缺观安排,你就放心吧!”

    “是!”铜海见城主大人胸有成竹,于是不再分兵,带着手下几个将领立即往东门去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