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剑掌乾坤
第五百零三章不动如山大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梁诚看看铜海带着人往东门去了,心想东门既然是海族的主攻方向,守御压力肯定是巨大的,自己到时候很有必要到那里坐镇,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到若缺观走一趟,先看看该怎么在那里布防。

    于是梁诚带着不光和砖头施展缩地挪移法快速来到了若缺观,这一次就根本不等通报直接就进去了。

    守门的火工道人见过梁诚,知道这位英武不凡的大人乃是望海城的城主,也就是这一方的父母官,所以不但不敢拦阻他,还忙着行礼问安。

    梁诚懒得理会这些闲杂人等,一道烟走到了承天塔前,站在院中开始考虑下一步的安排。

    这时若缺观的观主虚元老道也已经得到了城主来访的通报,连忙气喘吁吁地赶进了承天塔所在的这个大院。

    老道士一见梁诚,连忙施礼不迭,口中道:“我说怎么今天早上树枝上的喜鹊都在叫,原来是城主……”

    话刚说到这里,老道士虚元似乎也觉察出在今天这个肃杀的气氛之下,再来说如此的开场白实在是不合时宜,可是话已出口,再也收不回来了,只好结结巴巴接着说道:“那喜鹊……喜鹊们,都让战鼓声给惊走啦……”

    梁诚看到这虚元老道士还是这副迷迷瞪瞪,辞不达意的样子,叹了口气,然后大声道:“虚元观主,若缺观很可能会成为海族的攻击目标,你们观中的的这些人并无自保之力,就不要到处晃荡了,你赶快带着所有人先出去躲一躲吧,此处的防卫,本城主接管了!”

    “啊!海族会来攻击这里?那我们就躲一躲。”老道连忙答道,接着又踌躇道:“可是我们往哪里去躲啊?这事情真是愁人!”

    站在老道旁边的一个道童眼珠一转,连忙对虚元说道:“观主,要不我们去大殿里躲一躲吧,那里有祖师爷的塑像,他老人家肯定会保佑我们的。”

    “哎,好好!对对!这个法子好!那我们就去大殿躲一躲。”虚元老道吩咐另一名道童:“明悦!你去传我的话,叫大伙都赶紧去大殿躲一躲。”

    看到若缺观的这一伙人慌慌张张走了,梁诚也不去管他们,只要这些修为低微的家伙别在眼前碍手碍脚就好。

    只不过梁诚可不想在若缺观耽搁太久,因为他很担心东门的情况,怕铜海在那里独立难支。

    虽然在守城时,多一个自己这样的结丹修士,在面对强敌的时候未必能起到太大的作用,但是梁诚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计划,他如今在考虑是不是要在城头使用六甲符请降六甲神下界帮助歼敌。

    梁诚觉得这个计划八成是行得通的,因为这几年望海城大治,收到的赋税不少,望海城在财政上十分充裕,于是梁诚已经考虑过万一海族来犯的情况,早就有所准备。

    所以在几年前就不惜工本在望海城四门及重要位置,都精心构筑了守护大禁,这个守护大禁由于极为庞大,又通过巧妙的阵纹

    联通望海城中几乎所有的建筑,实际上是一种借用了几乎全城之人造化的特殊阵法。

    这个守护大禁是梁诚根据天龙百阵图里的记载,苦苦钻研后找到的一个巧妙的守护大阵,又花费了偌大的人力物力精心布设下来的,守护能力极强,望海城的这个大阵实际上已经牵涉到了城中所有人的气运。

    望海城的规模虽然不算大,但也有五六十万户人家,这些人里面虽然多半只是些练气期的凡人,单个的人虽然力量很小,可以联合在一起就极为可观了。

    有一句古话说得好,那就是众志成城。望海城几百万人的抵抗意志加在一起,作用在守城的阵法大禁上,那是极为可靠的依托,使得守护大禁变得极为坚固,就是元婴修士出手,不花个几天时间,也是无法攻破这个守护大禁的。

    何况这个守护大阵还可以通过修士们往阵法中枢输入灵力得到极大的加强,若是遇上不能力敌的强者来攻城,望海城中所有的修士一起将自身的灵力输入大阵,也可以将整个大阵的防御能力临时加强好几倍,所以这实在是一个巧妙无比的防御大阵。

    这样的话梁诚就有了充足的时间视情况的发展在城墙上请降六甲神的虚影来到下界,以六甲神的伟力,就是合体修士也不是他的一合之将。

    所以梁诚现在就不能在若缺观耽搁太久,否则可能会因小失大,若是因为梁诚的缺位,造成望海城的城防有失,那么他这个城主就罪责难逃了。

    因此梁诚不打算在若缺观过多停留,而是准备要布置一个防御禁制,然后再留下不光和砖头在此主持,那么纵使望海城里有一些海族潜伏的奸细来袭击这里,也不足为惧了。

    于是梁诚开始快速地在承天塔所在的这个大院中勘探方位,研究地脉气运走向和其他一些会影响到布阵的情况,花了不长的时间把四处都仔细看过一遍之后,梁诚点点头,心中对防护禁制应该如何选择已经有了计划。

    梁诚经过勘探之后发现这个位置特别适合布置一个纯粹的防护禁制,这个守护禁制其实脱胎于梁诚早在阎浮界时就颇为倚重的石甲阵,实际上就是石甲阵的加强版。

    梁诚把它称为“不动如山大禁”,这个禁制阵法并没有一点攻击力,虽然略显单一,但是胜在坚固无比,操控简单。

    并且在不光和砖头的主持操控之下,不动如山大禁就更显坚固了,何况不光还可以借重那个金属傀儡的变化,将修为提升到结丹境界,如此一来,就是元婴修士也很难在一个时辰之内将这个禁制攻破。

    看好了设置大禁的所有关键位置之后,梁诚对一旁的不光和砖头到:“小家伙们,开始干活了,我要在这里布置一个不动如山大禁,你们先挖坑奠基!”

    说完梁诚又摸出两把铲子,郑重地交给了不光和砖头。

    “啊!?又要挖坑!唉……”不光闻言哀叹一声,很不情愿地伸手接

    过铲子。

    砖头却拍着胸脯道:“砖头、砖头不要铲铲,砖头用手挖,用手挖快!”说着,立刻化身成了那个大怪的形象。

    “快挖吧,时间可不等人,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不能在这里耽搁太多的功夫。”梁诚催促道。

    于是两个小家伙就吭哧吭哧使劲挖坑,梁诚也不像上次在府中布置那个连环杀阵一般悠闲,而是也飞身跳进大坑,在里面修修补补,然后按方位填埋布阵材料,绘制阵纹,沟通地脉,效率也是杠杠的。

    大约花了半个时辰,这个简单坚固的不动如山大禁就布置完成了,梁诚将这个大禁的控制中枢就直接设置在那个小小的承天塔下,又设置了第二层防护,将控制大禁的不光和砖头连同着承天塔都一起重点保护起来。

    这次梁诚为了安全起见,驱动这个不动如山大禁用了价值约莫上千万的上品土灵石,又使用了许多珍贵的布阵材料,最后还安排不光和砖头在此直接操控这个防护大禁,使得这个大禁所能发挥的防护力,简直比以前简单的石甲阵高了不知多少倍。

    梁诚仔细检查了一番这个禁制,确定各处都运行得十分流畅之后对不光和砖头说道:“从今天起,到围城结束,你们两个就给我好好驻扎在这里,不许离开承天塔半步,要是这里出了问题,那我就要好好收拾你们两个!”

    不光从来没见过梁诚这么严肃,也不敢像平时那样嬉皮笑脸了,忙回答道:“放心吧哥哥,反正我和砖头在府中也是闭门修炼,如今改在这里闭门修炼也是一样的,我们哪里也不会去的。”

    小砖头也拍着胸脯保证道:“砖头,砖头听主人的话!”

    “好!真乖!这样我就放心了。”梁诚伸出大手在不光脑袋上使劲揉了揉,然后转身就离开了若缺观,直奔东门而去。

    不一会,梁诚已经来到了东门的城楼之下,只见这里堆满了擂木炮石一类的守城物资,靠近城门百姓的房屋也全部被拆除了。

    这是为了防止敌人使用火攻,这些建筑与其留在攻城的时候被敌人烧掉,不如现在就先拆掉,免得到时候火势蔓延难以控制,再说拆出来的砖块土石以及木块房梁还可以当作滚木礌石使用。

    至于被拆除了家园的百姓,铜海将他们中的妇孺之辈全都安置在城中心的军帐中暂时安身,精壮之辈则留下协助守城。

    因为大家面临的可是人海两族大战,这种不同族群之间的战争最是残酷,战败者几乎没有活路可言。

    所以百姓们都知道,一旦自己栖身的望海城被攻破,所有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能成为海族的奴隶就算是走运了,其实最大的可能是成为海族的食物。

    因此大家也都积极协助守军将士准备城防工作,没有任何人有什么怨言或者说什么牢骚怪话,因为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句话的含义大家都是懂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