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剑掌乾坤
第五百零四章不可靠的强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梁诚三步并作两步从内侧的台阶登上了城墙,来到了东门城门上的敌楼前,铜海和部属们正站在箭垛前观望远处的敌情,看到梁诚来了之后连忙一起施礼。

    梁诚摆摆手,问道:“现在海族的情况如何了?”

    铜海身旁的一个部属道:“启禀城主,海族目前还在近海集结,这一次他们声势极大,不同以往,所以准备的时间很长。据细作来报,这次海族计划集结三十万之众前来犯我城池,兵源主要来自星云海睚眦部。”

    “什么!来自星云海睚眦部!”梁诚忽然心中开始有些担心了,记得自己抓获并卖掉的那条小青龙不就是一条睚眦吗,这么看来,目前很可能是这家伙所在的部族前来滋事了。

    梁诚皱眉道:“睚眦部,我看他们可能是来寻仇的,我前几天曾经在星云海看见一条八级小青龙滥杀我人族修士,于是出手打伤了他,莫非是他们部族的?

    铜海道:“打伤便打伤,城主做得有什么不对?海族这一阵子忽然派出不少高阶海妖,在星云海上肆意猎杀我人族修士,这也罢了,可恼的是他们就连凡人渔家也不放过,我们人族已经损伤惨重了,要说寻仇,也该是我们向他海族寻仇!”

    梁诚又问道:“关于这个睚眦部,你们有多少了解?”

    铜海答道:“城主,睚眦部是位于星云海北部的龙族三大势力之一,睚眦部的首领北王敖义是一头合体大妖,这次睚眦部几乎是倾巢出动,末将很怀疑海族此次大举兴兵,是这位北王敖义亲自率部前来进犯。”

    梁诚听了铜海所说,心中已经知道情况非常严重,这个睚眦部的合体龙王要是都出动了,那么单凭自己一城的力量,是无法防御的,城池被攻陷只是时间问题。

    至于铜海为何用人族的修为来叙述妖族呢,理由其实也很简单,因为妖族的修为自九级之后,由于化身人形已久,所修的功法已经可以与人族共通了,所以在九级以上的境界划分就与人族修士一样了。

    人族修士对他们通常也不再以某级妖兽来相称,而是用分神大妖,合体大妖这样的称谓来称呼,诸如此类的称呼实际上已经算是收起了一些人族修士对妖族的蔑视。

    其实一般人族的结丹或者以上修士,面对与自己同样境界的妖修时,若双方不是仇敌的话,通常都以平辈论交了,一般都互称道友。

    甚至面对远高于自己境界的高阶妖修时,毕恭毕敬以前辈相称的也是极为常见的,毕竟无论是人族修士还是妖修,最尊敬的不是其它,而是实力。

    这次率部来袭的是星云海族睚眦部的北海龙王,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合体境界,那么人族这边无论如何也应该派遣同境界的修士前来主持大局,否则实力相差太远,根本没有谈话的余地。

    “这件事情你应该已经及时上报朝廷了吧?”梁诚问道,心中其实也知道,这种大事,铜海作为城防总帅肯定是不会出什么疏漏的。

    铜海答道:“回禀城主,属下在第一时间已经将此事上报了朝廷,鉴于目前的局面已经不是我望海城能独立应对的,所以据属下估计,朝廷很快就会派大能之士来我们望海城主持局面,这一点您不必担心。”

    “做得好!”梁诚点点头,心安了不少,知道这些合体之上的大能之士可以横跨青冥瞬息达到目的地,所以就算传送阵有失也不会耽搁援助的。

    只要朝廷知道了望海城的情况,派出对等的大能之士过来,人海两族双方在高端战力上平衡了,那就不要紧了,说实话梁诚根本无惧修为在同一个层次的敌人。

    就算海族达到了三十万之众,望海城守军实际上不到两万,看上去实力相差悬殊,但是望海城不但具有地利,并且人口也有约莫三百万之众,就算除去老弱妇孺之辈也能遴选出七八十万低阶修士,这些人加在一起,也是一支不可忽视的战力。

    何况海族的睚眦部这三十万来犯之敌其实也不可能全部都是精壮士卒,除去被强制征召而来的普通部众之外,真正的久经训练的士卒比例也不会太大。

    就在梁诚站在城头一边观察海面动静,一边盘算敌我力量之时,大海上忽然波涛涌起,一位黑袍老者忽然显露出身形,轻飘飘站在海浪之间随风飘荡。

    城墙上的所有人包括梁诚都很惊讶,因为谁也没看出这位黑袍老者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这一下突然现身,让看到他的所有人都心中一凛。

    那老者忽然开口,扬声说道:“魏道友,既然来了,何不爽快出来一叙,这样遮遮掩掩的有何意义?要知道,本王已经在此等候你多时了。”

    “哈哈哈哈!”随着一声长笑响起,从虚空的云层上忽然走下一个人来,瞬间就由云层中来到了距离海岸不远的位置。

    此人双脚落地后朝着站在海面上的黑袍老者施了一礼道:“魏鸿霖见过敖义道友,有劳道友久等了。在下并不是要遮遮掩掩,只不过是家族中有些子弟从未来过星云海,这次老夫便顺便带着他们出门见见世面,由于带着他们行走青冥耽搁了些时间,请道友勿怪!”

    魏鸿霖说完,伸手往云端一指,高空中忽然就降下五六十个人来,只见这些人都是些年青人,有男有女,男子一个个显得英俊潇洒,女子也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容光照人,修为都在融合期上下,看着应该都是魏氏宗族的精英子弟。

    魏鸿霖满脸宠溺地望着这些自家子弟,然后轻轻将他们都降在附近的一个视野开阔的山头之上。

    铜海见到这一幕,紧绷的身形稍稍有些放松,口中轻声道:“是魏相来了,这下望海城就安全了。”

    梁诚却眉头微皱,望着站在远处的魏鸿霖,心中并没有感到大援到来应有的喜悦,反而隐隐有些不安。

    因为对梁诚来说,这个魏鸿霖一出现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上次帮着翼灵国使臣拆散他和左丘素青,接着又出手打伤蒋上师,让他对这位当朝左丞相完全没有什么好感。

    待梁诚将眼光扫向远处山头上那些魏家子弟时,目光不由得落在其中一位身材高挑,容貌清丽脱俗的女子脸上,因为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曾经和自己一起流落到北章国一同历险的魏芷兰魏师姐。

    魏芷兰出现在这里,梁诚也不算意外,因为她本来就是魏家年轻一辈的精英子弟,魏鸿霖要带着本家的精英弟子增加阅历长见识,当然不会少了她。

    不过梁诚很快就发觉魏芷兰眼光一直看着波涛起伏的大海,压根就没有用正眼看一下自己所在的望海城。

    梁诚心想,自己其实与魏师姐也不能算太熟,之所以还算融洽地相处了一段时间,完全是偶然的,自己和她完全是活在两个世界的人,实际上形同陌路才是正常状态。

    本就是对方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相忘于江湖才是最合适的结果,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想到这里,梁诚收回了目光,继续将注意力集中到那两位合体大能那里。

    那黑袍老者见到魏鸿霖的做派之后轻轻哼了一声:“哼!两军对垒之际,魏道友却像是带着家中子弟郊游踏青一般,好悠闲呐,只是你家子弟全都安好,我家的子弟却被人暗害了!你们望海城的人族修士必须给老夫一个说法!”

    “哦,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魏鸿霖愿闻其详,只要证据确凿,能证明此事真是我望海城的人无理造成的,我绝不偏私,一定将他交给敖道友处理!”

    敖义满脸不快,取出一物拿在手中高高举起大声道:“哼!证据!证据就是我孙儿的这只储物螺,我孙儿敖丘来星云海这一端历练,这本就是我海族的领海,可是他遭遇了什么呢?现在他失踪了,本命元神灯黯淡无光,储物螺也被搜括一空丢在了望海城一带的近海里,这难道不是你们人族修士做下的恶行吗?”

    “这么说阁下其实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或者说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证据指向我人族修士喽,单凭一只丢失的空储物螺,这个证据可说明不了太多问题啊,何况人族海族谈不上相处和睦,相遇之后大打出手,最后力强者胜,也是合情合理的啊。”魏鸿霖道。

    敖义喝道:“什么叫没有真凭实据!难道我敖义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吗?你们人族这三年来屡次进犯我族领海,猎杀我无辜海族,行事极为猖狂!这些人族修士都已经深入星云海数千里之遥了,现在又发生了我孙儿无故失踪的事情,无论怎么说,都肯定是你们人族干的!你既然说力强者胜,那我发兵望海城又有什么不对!”

    “诶!敖道友不要太过激动,这样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小打小闹不要紧,要是由此发生两族大战就不值当了。”魏鸿霖道:“现在发生了贵孙儿失踪的事情,当务之急肯定是要尽快找到他,为这件事情惹得两族开战,打破了数千年的和平,那肯定是不对的。”

    敖义道:“和平并不是我海族打破的,你们人族既然做下了恶事,那就要对此负责,承受这种恶行带来的后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