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我是个假的圣人
第268章小二异变,法相之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随着声音的落下,在高层的齐长老以及苏瑞瞬间变了脸色,而身在苏瑞身体当中小二蠢蠢欲动,似乎非常的急躁。

    苏瑞将小二放了出来,小二也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现身,一旁齐长老两只眼睛似乎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

    盯着跑出来的小二,在缓缓转向苏瑞,两只眼睛似乎停止了眨眼。

    “苏,苏瑞,这是,,你的?”齐长老有语气有点凝噎,看向苏瑞像是看了鬼一样。

    “齐长老,别的事情以后再说,小二似乎发生了什么,我就先告辞了!”苏瑞说完,小二撒丫子往外冲去。

    苏瑞紧随其后,只留下一个不知所以的齐长老。

    苏瑞跟在小二的身后,连续的下了两层,随后往乙等长老居住的地方而去。

    小二来到一处房屋之外,小树姿态模样,脑袋瓜子“哐哐”的往门上撞,苏瑞这一看,心疼的不行,立马两只手逮住这小家伙,另外灵力震散,将门打开。

    来到里面,苏瑞恍然大悟,这不就是之前自己进来,自己的顶头上司,雷森的住处嘛?

    只不过现在房间里面空无一人,苏瑞看着怀中的小二,满脸疑问。

    小二在苏瑞的怀中扭曲着身体,发出吱吱的声响。

    “爸爸,小二让你放开他!”中枢府藏当中的小一可能听到了什么,在苏瑞的脑海当中出现声音。

    苏瑞紧接着将手松开,然后小二开始围绕着这个屋内开始四处乱飞。

    一会儿飞飞这,一会儿飞飞那,小二的脸上也带着焦虑的神色。

    “小一,能帮我问问这小崽子在找什么不?这样看着我也着急!”苏瑞连忙求救中枢府藏当中的小一。

    小一现出身影,飞到小二面前,询问着事宜。

    只见小二支支吾吾,在小一面前急的是全身上下的树枝到处乱蹦跶。

    小一回来告诉苏瑞,小二是接到的求救信息,说是有自己同伴发出的求救信号。

    苏瑞不由的脑子一阵发蒙,这小二,还没多想,苏瑞的神魂外放,突然感受到就在自己的前方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生机。

    这缕生机很淡,如果不是有着小二的提醒,他还真感觉不出来,而且这缕生机似乎被什么格挡住。

    “小二,这里!”苏瑞喊了一声!

    小二急忙的飞了过来,随即感应了一下,脸上表情随即变得兴奋起来,扑棱着周深的树枝,欣喜若狂。

    只见小二身上的几处树枝肆意摆动,从小二身体当中散发出来的丝丝绿光,蔓延至前,在苏瑞的前方形成了一个俩人大小的圆形光幕,随着小二身体当中散发的莹绿色光芒的渗入,圆形光幕越来越明显。

    苏瑞随即走上前去,轻轻手指一点,圆形光幕像是被戳破的气泡,化为四散。

    而在其中央却坐着一个人,一个让苏瑞倍感意外而又意料之内的人。

    “堂主?雷长老!?”苏瑞轻轻呼

    本章未完,请翻页

    喊着对方的名字,在这里面盘坐着的正是雷森,之前那道声音传递的信息,苏瑞压根就没有去信,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在意。

    “来了!?”雷森缓缓张口,但是苏瑞却是震惊当场,因为一开口以后得雷森,语色居然是一股极其苍老之声,感觉就像是行将就木之人,这放在一位理应在“壮年”时期的雷森显然不正常。

    而且苏瑞能从其中感受到那股“死”意。

    “我的时间不多,剩下还有几十息的功夫,我会将属于刑司堂主的司印交给你,至于剩下的事情,就靠你自己了!”雷森一边说,苏瑞感觉到雷森体内的生机正在迅速的消失。

    而雷森另一边已经取出体内的司印,口中不停地念着术语,但是行为却是极其缓慢,犹如枯槁。

    苏瑞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看着生机渐渐消失雷森,不由的心里急躁,现在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属于刑司长老的司印正在缓缓的飘向苏瑞的眼前,雷森眼神当中带着的丝丝不舍之意更是触动着苏瑞的心神。

    不由的一阵心揪,让苏瑞将头狠狠地转了过去。

    “苏瑞,善待它,我能感受到它在你手中或许才能发挥真正的作用!”雷森说完最后一句话,身体化成灵光散散,散落在这屋中。

    苏瑞甚至没有说出一句道别,这位相处不久的自己上司,虽说苏瑞生死离别似乎见得有点多,但是心里总归是不愿意遇到的。

    看着眼前飘荡在自己眼前的司印,苏瑞感慨万千,但是现在的局势也容不得苏瑞发出过多的感慨。

    苏瑞敞开心神,一直被遏制住的小二飞奔过去,身体慢慢靠向悬在半空当中的司印,姿态柔和,似母护犊。

    而飘在半空当中的司印,感受到来临的小二,一声嗡鸣之声响彻苏瑞的耳边,然后司印渐渐融入到小二的身体当中,消失不见。

    像是被充满气的气球,小二的身体开始膨胀,慌不择乱的小二在半空晃晃悠悠的朝着苏瑞这边前来。

    苏瑞赶忙上前,小二随即化成一道绿光没入苏瑞的体内,随即苏瑞的体内右外关府藏荧光大盛,周深灵力紊乱不堪。

    苏瑞再一次经历体内灵力波涛汹涌的感觉,而苏瑞的身体像是一个漩涡,正在贪婪的吸收这来自周围的灵力。

    在苏瑞这间房屋之外,齐长老一直关注着房屋里面的动静,他并没有选择进去,而是在屋外细细观察。

    察觉到屋内的变化,齐长老举步向前,眼前的苏瑞正敞开着胸怀,吸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灵力,齐长老再次震惊,但是下方似乎有人感受到里面的动静,齐长老灵力微动,席卷着整个树屋。

    “噔噔噔!”脚步声随即传来,齐长老一个错步,来到这层树屋之前。

    “齐长老!?”来人抬头一看,不由一阵惊呼。

    “怎么?有事?”齐长老脸色不动的问道。

    “我等奉命来缉拿刑司判贼,不知道齐长老是否看见?”来人知道眼前之人的实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力,所以低头问道。

    “奥?奉谁的命?”齐长老问道。

    “奉,奉黄长老的命!”来人支吾的说道。

    “黄长老?千叶子镇的刑律一直由雷长老掌控,这黄长老派人来缉拿,是算拿哪门子人?”齐长老再次说道。

    “雷长老已经叛变!”只见身后一人举步说道。

    “哼!”齐长老一声冷哼,身后之人瞬间被震飞出去,口吐鲜血,生死不知。

    下方几人不由一阵胆颤,为那位仁兄默哀了几秒钟。

    “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滚!”齐长老一声厉喝,下方几人,各自踉跄的退后了几步,随即灰溜溜的往回走去。

    齐长老眼神微眯的看着那几人,然后抬头望了望上边的树屋,又回头望了望苏瑞所在之地,不由的纠结万分。

    随即,齐长老朝着身后甩了一道灵力,然后抬步向上走去。

    ……

    而下方一层树屋当中的试炼场,此时以黄长老为首的众人已经掌握了局势,黄长老坐在高台之上,灵力的威压镇压着下方的众人。

    “雷森叛变已成事实,等刑司一种余孽各自落网,在一同审判,在此期间,各位在这里稍安勿躁,以免被误认为判贼之人!”黄长老的声音传递在试炼场之上。

    而下方的刑司众人,包括司丞一众,此时已经鲜血淋漓的跪倒在地,气息有进无出,岌岌可危。

    “姓黄的,你别向仗着自己修为高就在这里为非作歹,别人怕你,老子不怕你,你别忘了你头顶上还有两位长老,你想在这一手遮天,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只见那位性如烈火的王长老突然站起身来,朝着刚刚说完话的黄长老就一阵破口大骂。

    “呵呵,你还真是不知死活!”黄长老呢喃自语,随即手中灵力汇聚,朝着王长老身前就是虚空一按。

    只见在王长老头顶之上形成一个墨绿大手印,范围之大,可有十人大小。

    王长老也不是等闲之辈,身体灵力浩荡而出,身后一座怒目佛陀凭空而现,只见其双脚剁地,双臂之上青筋暴露,对着头顶之上的墨绿大手印举拳而去。

    “噗!”境界之上的差距始终是不可比拟,黄长老只不过是随手一击,而王长老法相尽显,虽说墨绿大手印随即破碎,但是王长老也是随即口喷一口鲜血,倒退而走。

    “老王!”身旁的两位长老上前搀扶,王长老脸色有点苍白,摸了摸嘴角的鲜血,一口含血的唾沫,吐在地上,脸色阴沉的看着黄长老。

    “老东西,人老了,力气也小了?”这王长老是不把自己整死不罢休,对着黄长老再次一句轻蔑之言。

    “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黄长老怒眼相视,周深灵力瞬间如潮拍岸,整个试炼场都能感觉到窒息。

    “黄长老,生这么大的怒气干什么!?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齐长老出现在王长老的身后,其周深灵力护住王长老,出现在黄长老的对面,眼神凌厉。

    本章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