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我是个假的圣人
第269章甲等之战,森然冷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试炼场形成了一个两极对峙,一方是黄长老散着一股极具侵略性的灵力冲击,另一方也是以齐长老作为防御姿态的抗衡。

    而身在试炼场的其余人等,皆等灵力释放支撑着来自两位的灵力威压。

    法相之境也分为五段,从一段到第五段,其中第五段是为巅峰,而两位长老显然已然达到。

    而十二位乙等长老当中,修为最高的就是那三司堂主,也只不过堪堪过了第四段的门槛。

    别看一个小境界的差别,这五段法相代表着是为踏进法相上一层神游之境的门槛。

    神游之境,顾名思义就是神魂远游之境,不同于苏瑞的魂武双休,而专修武道达到的神游之境,则是能够以神魂沟通天地。

    也就是在法相的基础之上,能够对法相如臂驱使,简单点的意思就是法相武者借助的力量是身后法相给予的,而神游之境之后,则法相是属于自己的。

    两种概念,一种是借用,一种是使用,一字之差,天差地别。

    而五段法相的标志性,就是在于能够短暂的使用法相一段时间,因为突破道神游之境,体内原本连接成一片的府藏会完完整整的九九归一。

    而原本的法相则会居住在里面,在自己体内形成一个小空间。

    所以身为四段法相的王长老才不是那位黄长老的一合之敌。

    两位五段法相造成的威力已经涉及到整个试炼场的固定。

    试炼场原本定义在于能够承受巅峰法相的一击,而只不过是一击而已,现在两位五段法相的对峙,已经快要突破道极限了。

    “两位长老,要以大局为重啊!”一旁的中书司堂主顶住压力出口说道。

    两股致命的压力这才轰然消失。

    "姓齐的,我不管你以前怎么样,今天雷森犯下的事已经触及到千叶子镇的根本利益,所以,刑司的众人必须要以儆效尤!”黄长老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不同意!"齐长老随机说道。

    "你不同意?难不成那雷森身后的靠山是你?"黄长老随即一顶帽子扣在齐长老的头上,齐长老闻言之后脸上愠怒尽显。

    "姓黄的,你别血口喷人,你要是爪子痒痒,我可以陪你出去练练!"齐长老看样子是压抑很久了,但是黄长老却是脸上冒出一丝细微的得逞之色。

    对于叛徒之名,在场众人当中其实他知道,最不可能背叛的就是这位齐长老,换而言之,对于齐长老而言,冠于叛徒之名,对他来说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请!"黄长老一个请字,然后消失在原地,随即齐长老脸上出现一丝疑虑,但是守着这么多人,齐长老只好一咬牙,跟着黄长老的脚步。

    试炼场掀起一阵轰动,大部分本来就是来看热闹的,本来这场盛会的战斗就足够激烈,但是临时的一场意外,可是打乱了不少人的计划。

    另外众人都觉得没好戏可看了,突如其来的转机,也让在场的数千群众感到不小的意外。

    随着黄长老与齐长老的消失,所有的乙等长老基本上全部涌向试炼场之外,这场战斗可以说是千叶子镇,乃至整个千叶丛,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木极天的顶端之战了。

    而刑司的诸位则是像是被抛弃一样,躺在原地,就在众人离去的时候,两道身影从一个角落当中缓缓走了出来,来到刑司众人的面前,连忙输送这灵力,治愈伤势。

    这两道身影就是消失的牛夔与地星,俩人并没有按照苏瑞的指示,而是偷偷的跟在苏瑞的身后,一直停留在试炼场之外。

    听到那道声音之后,俩人就感觉道事情的不妙,在外面等了片刻,看到试炼场里面的动静之后,俩人就悄无声息的溜到了试炼场当中。

    结果就看到刑司的众人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俩人担心苏瑞,找了半天,没有现苏瑞的身体,俩人喜忧参半。

    没办法,这些人总归跟自己相处了好久,看这模样,要是在不加以救治,几人真的就交代在这里了。

    俩人先把众人拖到一个角落,虽说人差不多都出去了,但是还是以防万一,那句雷森已叛的话还响彻在家人的耳边,所以他们俩人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而两人在试炼场当中慌不择乱的救着人,而在试炼场之外则是已经人山人海。

    群众们看着傲立在虚空当中的两位甲字号长老,那可都是平常难得一见的神仙级人物,现在倒好,两位突如其来的对战就在大家的眼前。

    一些好事者偷偷的在外下着赌注,就赌这两位谁人能赢。

    任何事情只要有一人带头,那么剩下众人可就尾随其后,生怕自己跟不上。

    而两位甲字号长老在半空当中显然关注到了这一点,黄长老只不过嗤之以鼻,那模样就是,让你们赌个痛快,因为一会儿可能就会赌你们的命了。

    而齐长老则是一的无奈之色,真的是朽木不可雕也。

    两人对峙在半空,谁都没有先动手,但是弥漫在半空当中硝烟的气息已经渐渐没入下方众人的心神当中。

    气氛一度凝滞,下方众人看着迟迟不动手的两位,都出奇的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而像王长老这种踏入四段法相之人其实已经感受到两人交手的痕迹。

    只不过处于试探性的两位没有经过灵力之上的交锋,而是神魂当中。

    区别于苏瑞这种破了魂门之人,但凡进入法相之人,其神魂都会顺之而生,苏瑞这种术士则是单独的神魂。

    就像一个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一个是半路而来的外地人,虽然现在同时的住在这个地方,但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所以没有破魂门到了法相自主而生的神魂,用法单一,不能想像苏瑞那样可攻可守可变换,更不用提傅仁山那种专职术士了。

    而处于五段法相的两位甲字号长老此时的法相则是更高一层,也可以打比方说,神魂壮大了一点。

    在没有接触所谓的术士,这些拥有神魂的长老就觉得自己的神魂确实可以碾压境界低的人,当然,这也不可置否,虽然有点坐井观天。

    两者甲字号长老的神魂波动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逐渐影响到下方的众人,一些不注意的群众此时已经感觉到心神恍惚。

    而更有严重者,此时已经昏倒在地,那些乙等长老显然没有几个关注这些人的死活,自己爱看热闹,你又能怪的了谁?

    在一众人感觉到心神摇曳不久,半空当中的两道身影突然动了,众人一时之间都看不到两人的身影,只有晋入到法相之人,才能勉强的捕捉到两人的踪迹。

    两道身影周深灵力都是处于墨绿颜色,黄长老手中擎一墨绿手印,乃是其成名战技,归山印,年少之时,印法之下不知砸落多少天骄好汉。

    而齐长老手中则是一把七尺青峰长剑,长剑剑锋森然冷肃,那飘在半空当中的剑穗,也闪烁着莹绿之色,剑名“麦穗”!一个非常接地气的名字,但是其剑法“秋落七式”,却是剑剑是杀人不见血。

    磅礴高涨的手印傲立半空,像是压在众人心房的一块坚石,让人呼吸困难。

    剑光闪烁而又锋锐的剑气,却是像翻滚在众人身体当中一条长龙,在众人的心中翻江倒海。

    两位甲字号长老大战刚刚开始,就让众人目瞪口呆,这才是强者的世界。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像王长老这些身为四段法相之人则是一动不动的吸收着来自两位前辈的亲身传教。

    俩人动用的不仅是单纯的灵力波动,其身后若隐若无的法相虚影,就是他们要学习的。

    齐长老在进攻之余,来自他多年的直觉,在自己的身后,总感觉有一股淡淡的杀意,虽然很轻,但是他绝对不会感知错。

    能让自己感觉道危险的,整个千叶子镇不过三人,其中两人肯定不会出手,另外一人在眼前跟自己对敌,那么只有可能这道杀意不是来自千叶子镇。

    齐长老看向黄长老的眼神愈加凌厉,心中杀意渐起,而黄长老显然感觉到了来自齐长老突然之间的那股杀意。

    其嘴角却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既然知道了,那你就离死可能不远了,黄长老心里是这么想的。

    齐长老手中“麦穗”剑光越来越密集,其周身迸的灵力也相对高涨,而相对应的黄长老这边也拿出了老家本事。

    看着两位长老拼命的架势,下方一种乙等长老显然已经开始皱起眉头,俩人打虽打,但是这样下去,两虎相争,必定会有折损的一方,那对于千叶子镇无疑是一个重创。

    而身在王长老身旁的一位长老此时似乎已经明白了点什么,悄悄的靠近王长老以及另一位于长老面前,神魂微动。

    两位长老听到之后,脸上震惊之色尽显,而还没等两位震惊多少,在半空当中的战斗突然生了转变。

    一股不属于两位甲字号长老的灵力波动瞬间切入战场,但是似乎齐长老早有准备,身影一躲,躲过这致命一击。

    而就当齐长老就要愤怒之余,从其身后突然冒出一丝冰冷之意,齐长老瞳孔放大,缓缓低头,看着自己胸膛之处冒出来的那一截剑尖。

    (本章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