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我是个假的圣人
第270章春蚕到死,蜡炬成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感受到身后那股阴森的灵力,齐长老猛然一拍胸膛,胸口之上的那柄剑随即脱离齐长老的身体。

    “齐长老!”下方一众齐长老阵营当中的几位长老不禁喊道,齐长老手捂胸口,阴沉的脸色看着对面的三人。

    黄长老居中,其余的两位不知名之人脸上带着面罩,面罩或许是为了掩饰给下方的众人看的,但是齐长老却是一眼就能认的出来。

    “哈哈,齐某人还真是荣幸啊,今天能够有幸的死在赫赫有名千手阎罗’手中,还真是莫大的荣幸“齐长老缓缓的说道。

    其声音并没有丝毫的躲避,而是被下方的众人听的清清楚楚。

    ”千手阎罗?杜江!!!“王长老脸上漏出一丝惊容,随即看向黄长老,只有愤怒。

    ”动手!别让他在废话了!“黄长老对着身边的两人说道。

    随即三道身影冲着齐长老而来,齐长老胸中伤口还在缓缓的流淌中血液,苍白的面容让谁都能感受到他的虚弱。

    而就在三人冲到齐长老面前的时候,下方几道身影突然动了,中书司堂主,以及王长老三人,各自腾空站在齐长老的面前,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行啊,没想到平时的一个笑面虎,关键时候还是挺爷们的啊!“王长老对着身边的中书司堂主说道。

    而黄长老三人则是看到围在齐长老面前的四人之后停止了脚步,黄长老倍感意外,姓王的那几个是在意料当中,但是没想到这中书司堂主也会跟着掺热闹。

    ”黄长老免开尊口,孰是孰非,本司看的明白,我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格挡住另外两位甲等长老,但是我要提醒黄长老一句,做人不能忘本,你这种背叛的行为,不怕被世人耻笑?“中书司堂主一脸愤慨的说道。

    ”耻笑算什么?再说他们怎们会知道,怎们,你以为在这的人,能有几个活着出去的?”黄长老也没有在做过多的掩饰,而是赤裸裸的说道。

    ”老畜生!“王长老再次朝着黄长老喷了一句,但是今时不同往日,齐长老深受重伤,而现在又撕破了脸皮,这黄长老要是再能放过他,那可真的就是令人咋舌了。

    黄长老双手微动,朝着王长老那边就是虚空一按,而那只墨绿大手印再次出现在王长老的头顶之上,只不过这次对抗的不再是他一个人,而是四个人。

    黄长老感觉到四人的反抗,不由的一阵烦躁,灵力增加,四人联手,只能出现一个持平状态。

    而下方几位乙等长老显然已经看出点什么了,包括在这的大部分丙等长老。

    ”哼,不想死的乖乖听话!“只见一位一直跟在黄长老身后之人,突然出声说道,随即,几位乙等长老随即站在其身后,包括一大批丙等长老。

    ”你们这是背叛,背叛自己的家园!“而之前跟苏瑞有过交集的席言突然站出身来,指着刚才那位出口之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想找死?来人,成全他!“那人见有人竟公然出来反抗,于是寻思下令让人杀鸡儆猴,但是还没等他的人动,在席言的身后此时也凝聚了一批乙等长老跟丙等长老。

    席言顿时心中一阵暖流,而其身后站着的众人当中,苏瑞在这里的话也能认出几个来,有当时带着自己的于清泽,还有几个身影踉跄,刚从试炼场出来的几位刑司众人,加上牛夔与地星。

    虽然在人数上有所差距,境界之上固然也差了很多,但是但凡站在席言这边的众人,眼神都格外的清澈,以及心中似火燃烧的情感。

    对面一众人当中,现在有那么少许的存在被其感染,脸上或多或少的流露出一丝不忍的神色,但是想到自己家中之人,这种念头随即消失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呵呵,一群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抱团取死,好啊,给我一个不留!“只见对面那人眼神当中透露着狠意,一声令下,身后众人皆武器在手,对着对面席言众人而去。

    ”为了家园!“席言轻声呢喃。

    ”为了家园!“随即有人附和。

    ”为了家园!“最后众人齐声呐喊。

    或许是因为众人的咆哮之声所感染,还在对抗着黄长老的四人心神波动,身上灵力再度暴起,黄长老释放的墨绿大手印随即破碎。

    ”哈哈,有卿而在,吾死而无憾!“齐长老一声怒号,属于五段法相的灵力层层暴涨,原本受伤的地方开始迅的恢复,而王长老四人感受到这股生机之后,猛然看向齐长老,眼神悲怆。

    齐长老伤势迅恢复,手中“麦穗”之上锋芒毕露,一直处于轻视状态之下的黄长老以及身边的两位蒙面之人,各自收敛了自己脸上的表情,一脸凝重。

    一位五段法相拼着燃烧法相之力这种自杀行为出的攻势,是他们必须严正以待的,而且,这位齐长老明显就是想临死之前在拖上一个人。

    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五段法相虽说战力方面对于五段以下的差别很大,但是一旦受伤,那痊愈的周期相对来说也会增长,身体上的伤口容易恢复,但是要是牵扯到神魂法相方面,却不那么容易。

    此时,齐长老以一第三,悍不畏死的举动让黄长老他们倍感头疼,因为现在的齐长老在他们的眼里就宛如一条疯狗一样,就是拼着伤势,也要用自己手中的长剑在你身上添上点伤口。

    一时之间,黄长老三人里面没有一个再去主动去进攻齐长老,而是各自的采取防御的措施,消耗着齐长老的灵力以及法相。

    齐长老看似东一剑西一剑,凌乱的剑光当中却是闪烁着丝丝规律,而黄长老三人只当是这条“疯狗”临死之前的挣扎,并没有刻意防备着什么。

    激战大约持续了半个时辰,齐长老周身的灵力已经有了明显的减少,而身体之上以伤换伤留下的痕迹,此时也没有了之前那么夸张的愈合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对面那两位蒙面之人的面罩早已被齐长老的剑光撕裂成粉碎,露出本来的面目。

    两位皆是一副不惑之年的中年男子模样,样子倒是比黄长老还有齐长老年轻的多,但是真实年龄却是比两位都大,能够维持这么容貌,不用点特殊的手段是不可能实现的。

    其中一位“千手阎罗”杜江就是因为常年浸泡童男童女的鲜血而保持的这样的容貌,因此有了一个阎罗的称号,而其余的哪一位使用的手段也大差不差,只不过对象是换成了处女之血。

    这两位都是千叶次镇当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千叶次镇不同于千叶子镇,哪里生活的基本都是一些亡命之徒。

    来自木极天各个地方的流徒,或者被人追杀者,都会去选择千叶次镇作为一个根据地。

    而木极天也渐渐的形成了一个无形的规律,进去了,仇虽然可以消了,但是你一辈子也不能出去了。

    所以,对于命而言,很多人还是选择了苟且偷生。

    这两位凶残之辈作为千叶次镇的领导者,一直有着想要对外扩张的念头,但是很不巧的是,千叶次镇的顶端战力一直是一个致命点。

    整个千叶次镇能拿的出手的,就是他们两位五段法相,加上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四段法相,所以综合战力,干那家都不合适。

    所以,当黄长老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欣然同意,并拿出了最大的诚意。

    下方众人在看到那两位的真实相貌之后,不由的有激愤者对天破口大骂,但是下场无一例外都是惨死。

    而感觉到齐长老弹尽粮绝之后,闻着味的两位千叶次镇的老怪相互对视一眼,手中各自亮出兵器,灵力汇聚在兵器之上,分成两个方位向着齐长老而去。

    按理说这种卖命的活是属于黄长老的,毕竟万一齐长老还留着什么后手呢?

    但是这两位是什么人,名声就是靠着一步一步杀出来的,五段法相在他们手底下毙命的还没有多少,如果这次解决掉齐长老,那之后两位的名声必将会大涨,到时候对于千叶次镇也会有着莫大的好处。

    而一边的黄长老则是对于这种虚名没有太多的诱惑,更何况这个老家伙眼神当中还是留有丝丝的警惕。

    而到极限的齐长老看着向自己直冲而来的两匹“恶狼”眼神当中没有畏惧,反而带着丝丝笑意。

    “世人都只我秋落七式,却不知道在第七式之后还有第八式,蚕尽!"齐长老低声呢喃,面向那两位老怪的眼神带着锋芒,而两位老怪感觉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在其周围忽然亮起密密麻麻的光线,白光闪烁,犹如蚕丝一般,莹白而又美丽,这些光线缠绕在这半空当中,将两位老怪层层包围。

    最后,齐长老对着身后的黄长老微微一笑,身体随即破裂,化成光点,散落在这光线之上,一时之间,剑意嗡鸣,响彻大地。

    (本章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