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我是个假的圣人
第274章重命聚汐,对战甲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苏瑞以巅峰府藏的境界硬撼三段法相实属震惊所有人的小心脏,而且这位三段法相的乙等长老已经动用了法相之力,虽然没有拿出十分力,但是七八分力还是有的。

    那长老感觉到苏瑞的难缠,身后的法相也越来越明显,显然是动用的实力也越来越多,苏瑞手中千机的冰寒程度让这位长老感到从心底发寒。

    这位长老不是没有接触过冰元素的武者,毕竟活了这么多年,但是即使自己之前接触的都是法相之类,但是也没有这样的感触啊。

    苏瑞聚汐刀法再出,到了巅峰府藏的境界,苏瑞对于聚汐刀法显然已经早已熟悉的不能在熟悉,可以说,现在的聚汐刀法跟之前的聚汐刀法完全不是一个样。

    苏瑞感觉都可以自己给它起一个名字了,但苏瑞明显现在感受到,聚汐刀法已经不能满足于自己的现状。

    就像盛水的一个水桶,现在这只水桶已经装不下苏瑞现在拥有的“水量”,苏瑞现在需要尽快的换一个容器,来承装自己的“水”。

    聚汐最后四式苏瑞此时释放的已经非常具有连贯性,只不过现在最后的四式区别去之前附着着九一玄火千机的四式,一个火,一个冰。

    如果在叫“流刃,千炙”显然是不合适,最后两式“无锋与降雷”倒是无关紧要,苏瑞想了想,觉得脑回路有点不够了,看着手中形成的数丈冰元素凝结成的大刀,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叫啥,真的很头痛。

    以至于苏瑞想释放,却喊不出一个比较有震慑的名字,一时之间僵持在哪里,脸色有点难看。

    “冰刃”随即苏瑞一声低喝,数丈长刀总算落下,但也给了对面那位长老好长的一段反应时间,以至于落在了空地之上,只砸下一个深深的裂痕。

    苏瑞心想,以后在碰见这样的局面,一定要先释放,在喊,实在喊不出名字,那就不喊了,虽然说是弱点气势,但总归是比落在空出好一点。

    冰刃落下,也间接让人看到了其破坏了,这简直是与法相的一些招式显然是不遑多让。

    随即苏瑞身边灵力再起,对面那位长老眼神阴沉,看着周围自己的同僚们的眼神,不由的心里有点不舒服,想着发攻,但是现在苏瑞正在势头正盛的时候,还是在等一等。

    相比于面子来说,还是命更重要,而苏瑞此时显然已经完成了下一招,只不过名字的问题还是困扰住他,苏瑞吸取之前的教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训,层层冰刀围绕住那位长老,心中默默想着什么。

    感受到周围冰寒,对敌的那位长老脸色要拉到了地下,这没完没了,此招并没有多大的杀伤了,但是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冰刀,不被其戳死,也要消耗许多的灵力。

    “千冰”苏瑞脸色一挑,终于想出了名字,脸上带着一丝得意,但很快恢复了平静,生怕别人看见拿自己当个傻子,所幸,周围之人都望向那位长老,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脸上的失态。

    只是苏瑞眼神瞄着下方坐在地上偷摸笑的地星,然后施展一个”死亡凝视“地星收敛笑容,眼神转向牛夔,一脸伤心。

    手中千机再次出现于手,无锋之式再起,那位还在忙着应付身边冰刀的长老,瞬间感觉自己的心神一阵颤动,随即,左边肋下出现一道数寸之长的伤口。

    苏瑞原地举刀向天,口中默念,束发与衣袍无风自起,那长老看向苏瑞的眼神不全是正视,而是还带有一丝丝的畏惧。

    天地之上的异变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黄长老此时手中灵力已经慢慢凝结,察觉到上空当中凝结的威势,即使是他,也不得不端正态度,更何况是那位才三等法相的长老。

    “此式,降雷!!”苏瑞眼球暴起,脸上青筋显露,周身寒流涌动,形成一道白色长蟒,攀升于天地之间。

    “吼!吼!”长蟒吼声如雷,直刺人心魂,下方那位长老此时身体出现颤微之相。

    “黄老!救我!”放弃了自己最后尊严的长老,再也没有忍住,朝着黄长老的那个方向一声歇斯底里的呐喊,这一声不止是将他的内心防线破了个稀碎,同时也是让周围的众人心神摇曳。

    黄长老胸膛略微起伏,灵力在其面前形成一道墨绿之色的圆盾,朝着往下方俯冲而来带着丝丝雷电的冰霜长蟒而去。

    “轰!”一声碎响,炸裂于底下那位长老与苏瑞的中间,底下那位长老虽然没有直接被冲撞,但是还是被余威波及到地面,形成一个人形坑洞。

    苏瑞缓缓从半空落下,脸色既没有苍白之色,也没有不正常的潮红,一副平静之态,让众人再次对这位临时任命的司尉有了一个重新的认知。

    “很不错,年轻人!”黄长老来到苏瑞的面前,也终于明白那头没有见过的妖物为何会忠心的护在他的身边,的确,这小子值得。

    “还行吧,老人家!”苏瑞不讲丝毫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脸面,就这样回着黄长老。

    “你的确有资本在我们前叫嚣,但是这还远远不够!”黄长老也没有说道。

    “你也的确有扣留我的资本,但是你那个勇气!”苏瑞说了一句众人都不懂的话,黄长老不知道是听明白了在思索,还是没听明白在装深沉。

    “我有师傅,而且不止一位,你们一位一个木极天就是全部?一个区区的二层塔乃至整个九层塔都只不过是我的试炼之地,就凭你们,也配!”身在远处还在牛夔身边的地星,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被噎死。

    扭头转向苏瑞,但是恰好又看到黄长老惊讶的眼神,不由的心中朝着苏瑞竖起一个老高老高的大拇指。

    “小子,别在这危言耸听,呵呵,有本事你就把你师傅叫出来!”黄长老说道。

    “老东西,你也别在这假装明白,呵呵,有本事你动我一下试试!”苏瑞不禁回答道,语气锋锐,地星不由的想着,这是跟谁学的,其实地星可以想到的,在他们里面其实就一个可以狐假虎威仗着自己家世的人。

    没错,苏瑞就是跟刑毅学的,以前刑毅就是靠着这一招,在龙门镇带着苏瑞耀武扬威,到处撒泼,一招致命,百试百爽!

    黄长老眼色很不好看,明明是现在自己主导着局势,现在一个小小的府藏敢在自己面前叫嚣,但是转而一想,越是到他们这种境界,越是想的多,之前黄长老不是没有想到过这种,只是现在苏瑞一提,显然他自己都有点动容了。

    “哼”苏瑞一声冷哼,来到牛夔与地星的面前,将其扶起,然后冷冷的环视周围之人,举步向前走去,周围几位乙等长老各自看着半空之上的黄长老,一时间难以抉择,更何况黄长老并没有下什么指示,他们也不想被所谓的”师傅“找麻烦。

    地星心里面的小心脏开始高速跳动,此时也只有他要尽量的保持着平静的姿态,因为那姓黄的目光始终没有从苏瑞的身上撤离。

    三人缓步而行,走出众人的视野需要一刻钟的时间,所以这段时间是考验他们演技的时候,苏瑞心里倒是无所谓,他说的话半真半假,自己的几位师傅确实有通天彻地的威能,但是能不能来救自己,那就是两码事了。

    黄长老还是默不作声,只是突然的一丝神魂波动,让黄长老突然颜色犀利,望向还在视野当中的苏瑞,杀意大盛。

    (本章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