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宴繁花
安宁第178章
好看的小说 目vx录 TXT下载

   齐泰九年,南宋因为战败,只能在小小的域都站住了脚,天下皆属齐。我今年14,在这行宫中是如暄郡主。六年前,娘的女红在域都中可以说是“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她的绝活有三,可在指间以彩丝织成龙凤之锦是为“机绝”,能用针线在方帛之上绣出“秀美山川”是为“织绝”;又以纯布作罗丝轻幔是为“丝绝”。娘的女红比起三国时期的吴王赵夫人也不相上下。与此同时她的女红也让王宫贵族也惊叹。于是,娘被召进宫中。她拉着我的手走进了南宋的行宫。第一次走在这长长的回廊里,我惊叹着这皇宫是多么的美丽和宽广,从此我就要住在这里,正看着,身后传来一阵欢笑声,只见一位柔美清丽的娘娘拉着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朝这里走来,这小女孩一袭绿衣,俏丽的脸上带着稚嫩的微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她看到我,没有像别人的厌恶,竟然拉着我的手,一对明凉凉的大眼睛打量着我,对她身旁那位温婉和善的娘娘说:“母后,她好漂亮,我能跟她一起玩吗?”正如我第一次看她,也有莫名的好感,只想保护她。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在我进宫的当天,我被她的母后惠妃娘娘赐给她做了她的伴读。

    不久我和她便熟悉了,她虽是金枝玉叶,但却从没娇贵傲慢,看不起人。她比我小八个月,在这满是莲花开始出生,当时湖中宛如碧玉,瑶池,瑶池,正如她,便在她名字中,有一瑶字。如瑶就如她的名字,犹如一块美玉,她如惠妃般清秀可人。看到如瑶,犹如水中莲,静如处子。

    而我

    在画中我可以把我的一切表现出来。但是,当我画出我第一幅画时给娘看,娘竟撕的粉碎,她让我不许再碰绘笔。可是,我偏对画情有独钟。但怕娘生气,每次画完就将画毁掉。如瑶每次都很可惜我毁掉的画。

    她的父王爱她如掌上明珠,在众多的帝姬当中,最疼爱的便是她。而如瑶和她的母后多了这份宠爱使他们成了别人的眼中钉,别的妃子,帝姬,王爷对她们并不友好。

    龙筝就这样留在了宫里。皇上对他的宠爱不低于任何一位皇子。

    皇上的皇子中最大的是龙天,十岁了。第二个是龙昊,八岁,他们都是皇后所生。

    自从龙筝来到宫里后,两位殿下都喜欢来亲近他,虽然龙筝对他们都冷冷地,不搭理他们,但两位殿下却都喜欢来找他。龙其是龙昊,最爱黏着他,缠着他了。

    一天,龙筝甩开所有人来到偏僻地方的一棵树下,他飞身上树,站在树上向北方远远眺望,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筝哥哥,我知道你在树上,你让我上来好吗?”

    树下传来龙昊雅嫩地呼叫声。

    龙筝先好像没听见似的,仍然呆呆向远处眺望。可龙昊却一直在不停地呼喊着,声音都喊哑了,大有一直喊到龙筝理他才肯罢休的目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你不知道我不喜欢有人打搅吗?”

    龙筝飞身下树,冷冷地问道。

    :“筝哥哥,我知道呀,可是我还是想来陪陪你,你下来带我也上树好不好?我也好想到树上去。”

    迟疑了一会儿,龙筝拉着龙昊一飞身就上了树,并坐在一棵树上。

    “筝哥哥,你的功夫好棒呀,一飞就飞上来了,以后我跟你练功夫吧?”

    “宫里不是有专门的高手师傅教你们功夫吗?你好好学不就行了。

    “可我还是觉得你最棒,以后空的时候你还是教教我吧,好吗?”

    “不行,我不希望有人烦我。”

    “你不愿意呀。筝哥哥,你眼眶怎么红红的,你是不是在想叔王了?,你刚才很难过吧?”

    “你还没回答我怎么知道我在这?”龙筝不屑一个六岁的孩子来同情他。

    “我让父皇的暗影告诉我的。”

    “哼,他们真是无孔不入,真不愧是他的暗影。”

    “筝哥哥,你别怪他们,也别怪父皇,自从你来后,父皇对你的爱可超过我和皇兄了。”

    “我不需要他的爱,他不配。”

    “虽然我不知道你和父皇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筝哥哥,我是真的好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玩,你别不理我,好吗?”

    “我说过了,我不想有人来烦我,你干嘛老缠着我不放呀?”龙筝不耐烦的语气让龙昊好委屈,眼泪夺眶而出。

    “好了,哭什么哭,好像我欺负了你似的。”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远处隐隐传来太监宫女连续不断呼唤二殿下的声音。

    “我们该回去了,他们在找你呢。”龙筝抱着龙昊飞身下树。

    龙筝先送龙昊回他的宫殿,宫殿内心急如焚的皇后一见龙昊,忙紧紧抱着龙昊:“你到哪里去了?哀家真是急死了。”

    “对不起,让母后担心了,我跟筝哥哥在一棵树上待了一会儿,有筝哥哥在我身边,您放心,没事的。”

    “什么没事?筝小王爷,你虽然才来没多久,可到了宫里,就要服宫里管,你也知道内宫是哀家管的,家有家规,宫也有宫规,如果这次哀家不执行宫规,以后怎么还有威信可言,哀家还怎么统管六宫呢?”

    “那你要怎样执行宫规?”

    “责打二十大棒。”

    “好啊,那就来吧。”

    “小王爷,对不起了。”几个侍卫上来拉住龙筝就要走。

    “不要,母后,很晚回来我也有份,您要执行宫规,责打筝哥哥,就连我一起打吧。”龙昊拼命拽住龙筝的手不放。

    “你、你、你……。”皇后说不出话来。

    “谁大胆敢责罚我的筝儿,放开筝儿。”听到暗影禀报急忙赶来的皇帝忙喝止住侍卫们放开龙筝:“你们好大的胆,竟敢连小王爷都要打。”

    龙筝冷哼一声,对他的关心置之不理。

    “皇上,不是臣妾有意跟小王爷过不去,这是宫里的规矩,他们回来晚了,您不是也很担心吗?我只是让他们别太晚回来了。”

    “只是回来晚了一会儿嘛,筝儿的功夫朕是清楚的,有他在昊儿身边,不会有什么事,筝儿,叔皇让身边的几个暗影到你身边保护你吧?”

    “我不需要,我的功夫是父王亲自传授的,你不是也很清楚我的功夫吗?我才不要那些无聊的人烦我,至于二殿下,你们以后让他别跟着我不就行了。”龙筝说完,转身就走。

    皇上无奈地叹口气:“皇后,朕还有很多奏折未批,就不在你宫里了。”说完也转身走了。

    只留下皇后幽怨哀婉的身影。

    “母后,我明天还要找筝哥哥玩。”龙昊牵扯着她的衣裙。

    “人家不喜欢跟你玩,你还自讨没趣去缠着他干什么。除了他,就找不到第二人陪你玩了吗?”皇后气不打一处来,把一腔怨气发泄到小小的龙昊身上。

    第二天,龙筝没有看见缠人的龙昊的身影,龙天却闻讯急忙赶来了:“筝哥哥,我昨晚很早就睡了,又没人来叫醒我,今早一起来就听说你差点被母后责罚,我真是好着急,不过万幸被父皇制止住了,以后我会好好劝说母后,让她别跟你过不去。”

    “我是练武之人,不要说二十棒,再多几十棒也没关系。”

    “筝哥哥,我知道你武功高,父皇也挺护着你的,可你还是别跟母后顶着干,她毕竟是皇后。”

    “哼。”龙筝冷冷一笑:“不需大殿下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以后离我这个不懂宫里规矩的人远一些不就行了。”

    “筝哥哥,你别这么说,我是真心为你好才这么说的。”

    “用不着。”

    “我不明白我们明明是兄弟,你为什么却不喜欢我们兄弟来亲近你,还总嫌我们烦你了,这次我好心劝你,你又这个态度,你到底要我们怎么做才行呀?”

    “你只要不来烦我就行了。”

    “罢、罢、你不高兴我们,我们不来烦你便是了,告辞。”龙天叹息着走了。

    龙天果然没再来找龙筝了,就连龙昊也很长一段时间没再来找龙筝了。龙筝少了两兄弟的烦扰,先没觉得什么,可后来却也有点怅然若失,总觉得少了什么似的,他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真奇怪,两兄弟是那个人的亲生儿子,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又一直生活在宫里这个大染缸里,将来两兄弟长大后肯定会像那个人一样,也会是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之人,情义二字与他们绝对无关,他干嘛要去想他们,尤其是那个爱缠着他的龙昊,他不知怎么回事总做梦梦见他,甩也甩不掉。

    一日,龙筝拿着□□,又如往常一样到经常练功的地方去练功,没走多远,见到很多宫女太监在急匆匆地来回奔跑,见到他也忘了象以往一样恭恭敬敬地鞠躬,唤他一声小王爷了。

    :“你们跑什么?宫里发生了什么急事了吗?”他看到其中有一个是龙昊的贴身宫女翠玉,忙拦住她问。

    “小王爷,是你呀,失礼了,二殿下病加重了,还不知能不能熬得过去。”

    “你说的是龙昊,他病了?”

    “是呀。都昏迷了好久了,太医都说如果二殿下再不醒来,就只有准备后事了。”

    “怎么会这么重?他患的是什么病?”龙筝大惊。

    “二殿下患的是很重的风寒病,唉,说起来,小王爷,这还跟你有关呢。”

    “我,为什么?”

    “自从上回你们爬树玩得很晚回来后,皇后就不准二殿下去找你了,她派了很多侍卫守住二殿下,二殿下太想你了,就趁一天狂风大雨,众人都以为他睡熟了后,竟然偷偷爬出窗外去找你,可那天不管二殿下如何叫唤,你们都没人来为他开门,他淋了一夜雨,回来后就病,一直昏迷到现在,小王爷,不管你如何讨厌二殿下,也不应该在那么大雨的情况下不给他开门,让他进去呀。”

    “天下大雨。”龙筝想了想,突然想起有一天因雨下得很大,他吩咐殿外守卫的侍从早早回到房内,并让他们和殿内服侍的人都早早去休息了,说他用不着有人守卫,他自己看了一会儿书,也早早睡了,只是在睡梦中隐隐约约听到龙昊雅嫩的唤着“筝哥哥”的声音和“嘭嘭嘭”的敲门声,他睡得迷迷糊糊的,还以为自己又在做梦,因为前段时间他总是梦到龙昊来烦他的情景。何况天下那么大雨,龙昊也不可能深更半夜地来找他呀,唉,他怎么就没起身出去看一看呢。

    龙筝忙施展轻劲向龙昊住的宫殿内飞去。 超凡天赋全球神袛:奖励百倍人间最风流最强星座九零之明姝发家记

上m页 目k录 下s页